媽媽問:「女兒,端午回家過節嗎?」我回答:「那已經不是我的家了」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6/06 檢舉

 

文/夏莫

01

我們一生都在匆匆趕路,為自己的歡喜而奔赴。前方,有希望和光,照亮了影子。而身後,卻有一個寂寞的港灣,那個地方被稱之為「家」。

家之所以是個寂寞的地方,是因為那裡盛滿了成長的回憶,有哭、有笑。

卻在成年之後,將那些回憶都仍在了那座老房子裡,任由它在歲月裡,漸漸發霉,或者隨風而淡去。

女人的一生有兩個家,一個家在娘家,一個家在婆家。但是,也有很多人說女人沒有家,因為婆家沒有歸屬感,娘家卻是回不去的家。

我認識一個這樣的女孩,她一直覺得娘家是個很寂寞的地方,那裡沒有溫暖,沒有期待,沒有等待她歸來的人。

蘇倩家有個弟弟,父母將一生的疼愛都傾注在了他的身上。

蘇倩在結婚之前,很喜歡回家,尤其是在每一年的端午節。不管工作有多忙,她都會買一張票,然後提上大包小包,為父母買的衣服和鞋子回家。

對於蘇倩而言,吃母親包的粽子是最快樂的一件事。因為,每一年,母親都會多為她包一些粽子,而且都是她喜歡吃的口味。

她的弟弟並不喜歡吃粽子,而她每次吃母親包的粽子時,總能感覺母親的愛圍繞在她的心間。

一口口的糯米香,讓她感覺到家的溫馨,讓她感覺到母親那柔軟的愛。

對於父母的「偏愛」,她雖然偶爾會感覺到失落,但是她不曾真正計較過。因為,她從心底,也疼愛著自己的弟弟。

 

02

女人一生都在追逐溫暖和愛,年少時,追逐一個溫暖的家庭,追逐父母的愛。結婚後,追逐一份真愛,一個溫馨的三口之家。

蘇倩結婚時,每一年端午節依然會回娘家,給父母帶上新買的衣服和鞋子,以及一千塊錢。

她嫁得有些遠,每次回去一趟,總有一些勞累。

可是,每當吃上母親為她包的粽子,她總是覺得滿口的糯米香,感覺心裡被母親的愛塞得滿滿的,便覺得回家的路,即便再勞累,也是值得的。

每次她回去時,母親都會讓她提上幾串粽子回婆家,雖然粽子不貴,但是她卻覺得那是一份沉甸甸的母愛,是無價的。

再後來,弟弟也結婚了,母親依然還是打來電話,問她時候回去過端午節。

她心裡滿是歡喜,去年不但給父母準備了禮物,也給弟弟和弟媳都準備了一份禮物。蘇倩喜歡回娘家,還因為她在婆家過得並不幸福。

婆婆對於她這個外地媳婦,頗有一些意見,常常讓她有一種「外人」的感覺。

但是,蘇倩每次回娘家,她的心都有一種落了地,紮了根的感覺,滿滿的安心感。

去年,回家過端午時,她才發現原來弟媳也喜歡吃母親包的粽子。在吃飯時,母親端了滿滿的一盆粽子上桌,拿著剪刀,剪開線,剝了粽葉,插上一根筷子,然後粘上一些白糖,然後遞了出來。

蘇倩像往年一樣,樂呵呵地伸出手,剛要接過母親手中的粽子,弟媳搶先接過了母親手中的粽子,而且甜甜地說了一聲:「謝謝媽。」

而母親樂得一臉的幸福感,卻忘了拿起剪刀,給女兒也剝個粽子。

蘇倩,並不是真的懶得想要母親給她剝粽子,只是往年,每一次母親 給她剝粽子時,她的心都會被幸福感甜蜜塞滿,只有在那時,她才覺得自己得到了一份完整的母愛。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