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被怪物美少女囚禁,被迫疏遠女友,終日被施以愛的親親

看破紅塵 2019/06/06 檢舉 我要評論

又到了令人愉快的漫畫推薦環節了,今天分享一部懸疑搭配戀愛題材的漫畫——《沒有名字的怪物》,大家不用擔心,漫畫沒有嚇人的東西,但還是建議國中及以上的人閱讀,小朋友的話可能會感到輕微不適。

《沒有名字的怪物》當初吸引我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因為封面,當初綾辻行人的小說《Another》我也是這麼看上的。



簡單對作品和作者進行一下介紹,《沒有名字的怪物》改編自同名輕小說,作者是黑木京也,漫畫版的作者是萬丈梓。

上面說了本作是一部戀愛搭配懸疑的作品,看下來會發現作者在調整兩者的平衡上的處理手法雖然粗暴,但是很有效。

《沒有名字的怪物》的故事採用了倒敘的手段,將事件的結局或最突出的片段提到文章的開頭來敘述。

故事的開場,男主小黎正在倉皇逃竄,緊接著出現了一個女性的身影,小黎被不可思議的力量分屍了,畫面富有衝擊力但是我不方便截圖,抱歉。

小黎臨死前說希望被溫柔地對待,腦海中回閃著一些逝去之人的畫面。

這部分內容最後定格在奇怪的一幕,理論上來說此處應該是虐殺,但從牆面的影子來看小黎正被一隻巨大的蜘蛛強吻著……



作為一部懸疑作品,我們可以就此梳理一下得知的一些消息,譬如男主小黎可能掛了,沒有名字的怪物會以長髮女性的形象示人,但本質來說應該是蜘蛛怪,說著希望被溫柔對待表示他和蜘蛛怪可能還有些故事。

正片是從發現蜘蛛開始的,小黎不是很在意,撒了點藥就和出門和女朋友京子去約會了,回到家中突然出現一位穿著校服的黑長直美少女——蜘蛛怪登場了。

接下來的故事內容可能令人感到不適,小黎被美少女囚禁了,終日被施以愛的親親和愛的抱抱,儼然一副激進風格的戀愛劇。



當戀愛比重變變大,便需要一些調整,辦法是插播新聞:米原郁子小姐的遺體已被發現,包含腦部全數臟器被掏出且不見蹤影,屍體如同被啃食過一般。

電視上的鬱子,和每天與小黎親親抱抱的美少女長得一模一樣。

這條調整比重的新聞看似有些突然,但如果返回去看就會發現早有提及,故事初期電視上就報導過女高中生下落不明的消息。

看電視時他說的那句:「就算蜘蛛再大,我也不可能被牠吃掉吧」也是優秀的FLAG。



情節緊張了起來,可黑木京也仍不忘來個緊張的[高·潮],在小黎和郁子甜蜜時女友京子突然拜訪。

捉O是大戲,但放在這種有怪物有死者的故事中就不夠大了,捉O被反殺也不行,故事剛開始沒多久就做掉主角的至愛和親朋好友,那往後就沒有戲了。

此時鬱子先退場,在京子和小黎要「轉大人」的時候再出現,一手第三者捉原配令人猝不及防,郁子成功宣示了誰才是本作的第一女主角。

小黎感受到鬱子的殺意後,被迫疏遠女友以護她周全,兩人的感情再度升溫,小黎真的喜歡上鬱子了。



戀愛的趨勢有點大,雖然懸疑的部分沒落下受害者,一個接一個出現,但不足以壓住戀愛的潮流,於是小黎的摯友純也就被安排領便當了。

同諸多故事一樣,純也死前也掌握了一些線索,他從京子口中得知一個名為藤堂的人把所有受害者的死亡的樣貌都畫成了畫……

第二天從京子打來的電話,得知了純也會見藤堂的事情,為了查明摯友的真正死因,小黎也去見了藤堂,並用話套出了對方是真兇的答案,同時還有個名為黑衣女神的幫兇。

黑衣女神,這個暗示太過於明顯了,鬱子就是一身黑色的校服,但問題是她借用了鬱子的外表而已。

鬱子的死訊電視都報導了,這個怪物沒必要和藤堂見面合作,就算偶然相見也應該是在犯罪現場,藤堂應該成為第二具屍體才對。

藤堂為鬱子提供食材這種假說也不太能成立,因為對方根本不需要一個礙事的助手。

本作是一部連載漫畫,到這裡小黎昏倒就結束了,我沒有鐵定的證據​​說黑衣女神不是郁子,但我傾向於這種情況。

我認為從開篇的追殺再到這裡的暗示都是「敘述性詭計」,作者在刻意地對我們這些讀者進行隱瞞和誤導,目的是讓我們在得知真相的時候感到震驚。

既然作者在「可能性」上引導我們,那麼我們可一反其道而行去想「不可能」的人物——京子。純也遇害前是她幫忙牽線搭橋的,回憶一下本作的登場角色們,只有她沒處於施害和被害的角色中。

退一步想一想,男主角的親朋好友中有個殺人兇手這樣的設定也是一絕。

關於郁子不是黑衣女神我還想到了一個可能,這個與京子有關。最初鬱子是想幹掉京子的,但在小黎的請求之下放過她了,以此來看鬱子還是很聽話的,她也就不會對純也下手。



那麼關於這部漫畫就先說到這裡吧,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尋找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