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太陽黏韓國瑜熱度 李佳芬:真正傷害韓國瑜的人 是國民黨的同志 韓緩頰當時我也不成熟

球球 2019/04/24 檢舉

韓國瑜在北農蒙難,被段宜康等人足足打了七個多月,曾向國民黨中央和立院黨團討救兵,但沒有一個人對他伸出援手,他十分感慨:「人家立委、市議員和名嘴紛紛出籠,而我是孤身一人跟一群狼在打,最後被打火了,乾脆出來競選黨主席!」他先把辭職信用雙掛號寄給北農的董事和員工,在尚未獲得董事會同意之前,即投入黨主席選戰。

「劉兆玄被摘掉文化總會會長,國民黨有誰為他挺身而出?圓山飯店董事長李建榮遭到逼退,有誰為他說過一句話?中央社社長陳國祥跟段宜康在纏鬥的時候,有誰跟他站在一起?沒有!國民黨的文化是:一人有難,八方冷漠!好啊!你們袖手旁觀,我一個人,跟他們幹!」李佳芬最瞭解韓國瑜的性格:「韓國瑜這個人不能激,你激他,他會跳出來跟你拚命!他不怕跟敵人作戰,真正傷他的人,是國民黨的同志。」柯文哲說,要不是民進黨苦苦相逼,怎麼會把韓國瑜給逼出來?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後悔?李佳芬有時候這麼想:「我們後來才想通,新潮流系就是要讓韓國瑜身敗名裂,這樣一來,他們的人才有接手的正當性;否則韓國瑜做得不錯,為什麼要換人?假改革之名,是最好的手段!」

李佳芬猜測,楊儒門當董事時期,或許也想抓韓國瑜的小辮子,但經過一段時間,發現找不到,於是回去跟柯P報告:「這個總經理很不一樣!」

韓國瑜宣佈參選黨主席後,電話響個不停,許多黨員千篇一律對他說:「我本來是想選你的,但是我不是黨員;我本來是想支持你的,但是怕柱柱姐當選,她主張『一中同表』,所以把票集中給吳敦義!」

跟之前北農事件一樣,韓國瑜參選黨主席,國民黨同志依然離他遠遠的,最後,只有臺北市議員汪志冰跳出來。她的母親還因為支持韓國瑜加入國民黨,難能可貴。

「汪志冰很講義氣,一路挺他,她要韓國瑜放心,她會幫他顧好士林和北投地區的票!」韓國瑜靠一瓶礦泉水和一碗魯肉飯參選,最早在參選黨主席時就提出了。他的意思是,希望國民黨能夠拋棄黨產,浴火重生。他打算在當選黨主席後,將黨產歸零。

「他這麼一說,誰敢支持他?」

韓國瑜是六位參選人中,唯一拿不到選舉名冊的人。當他們正準備上網下載時,卻完全找不到。

他們也沒有錢做文宣。有一天,一位幕僚接到某位候選人寄來的文宣,不僅印製精美,還寄到家裡。重點是,還附有回郵信封以及連署書。這種「豪華型」規模,令韓國瑜陣營望之興嘆。沒有組織、沒有選舉名冊、沒有人脈。韓國瑜只能每天開著車,帶著三名幕僚,以最「陽春」的方式競選,從北跑到南、從西跑到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